《双世宠妃2》:原来仍然以来,帅到过度的墨奕怀才是最孤独的人

  《双世妃子》有三悲:一悲曲檀儿被迫不能现身,二悲曲盼儿为爱痴狂犯傻,三悲大王爷痴情孤独一生中。

  自古以来唯有爱而不得最令人受伤难愈。而在第三部帅到过度的大王爷墨奕怀的剧情可谓最是悲戚。

  在最近的更新中,所有的大哭点都在曲盼儿身上,难道有那么傻的女子,处处为她的恭亲王怀姐姐着想,不要尊严,不该名分,甚至为之代价生命,只换来了一句:若有来生,我付你一生中痴情。

  这众生,最骗人的就是“来生”,此生不爱人,来生有何用处?奈何桥边,一碗孟婆汤,爱恨情仇,荣辱得失,忘记只需一瞬。

  都叹曲盼儿可怜,反过来想想,大王爷又何尝不是这样?

  那年,他的檀儿还唤他奕怀哥哥,明目皓齿,笑魇如花,一声声、一句句,诉不尽情意和相思。

  听闻檀儿投湖落水,他在王府内,心急如焚,又闻檀儿香消玉损,他顿时心如杀灰,竟想自杀身亡,陪檀儿同走黄泉路。

  于他来知道,不能檀儿,他断断无法在这众生独活。

  知道她没杀,燃起希望,决心娶她为娶,用尽一生爱她。

  可是再见面时,他却不知早早已今夕何夕,物是人非。

  檀儿变为了小檀,性情大变,待他如同陌生人,往日种种,还在眼前,所有一切,好似沧海桑田,烟消云散。

  他爱的檀儿,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看到小檀阴差阳错所写的信,虽然不懂,却还是说“檀儿笔如龙蛇”,在他内心,檀儿的一切都是好的。

  听见镜心的大神之译成,心疼檀儿寄人篱下,恨自己不能救她,开心檀儿还念着俩人的情分,“本王真的,檀儿一定不能忘记本王的”。

  原来在这场悲剧中,大王爷始终是被蒙在鼓里的人。

  他对檀儿的爱人,早于已经超出了自己能承受的程度,这场梦,只愿墨奕怀永远不该醒过来。

  宴会上,她站在八王爷身后,喜欢一个人,就连远远的看到她,都是快乐的。

  墨恭亲王怀把檀儿的一点一滴都记在心里,她爱笑,她从吃俗味,而今天的檀儿却钟情于八王爷的桂花豆腐、流觞的玉佩。

  被自己爱人的人打脸,才是最疼的吧,被自己爱人的人剜心,才是最痛的吧?

  身为皇子,命运掌控在别人手中的,连婚姻也不能做主,跪下时的那滴男儿泪,是不得已,亦是伤心,在他内心,只有檀儿能做他的太子妃。

  烛影摇红,灯火映照,这本是他和檀儿的成亲之夜。掀开盖头,如花容貌的曲盼儿,也无法入他的眼,一声声“檀儿”,喊断了他的心肠。

  那一夜,他违心而眠,圆曲盼儿一个梦,给曲家一个交代。

  曲盼儿为他引了毒蛊,回答他:你今生可曾对我动过情?

  他答:今生都放不下檀儿。

  他不曾骗过她,爱人了就坚定,不爱人就明说。他对别人永远那么坦诚,却唯独一直在骗自己。

  直到曲盼儿为他挡刀,他给她最后的拥抱,可眼底却不能一丝波澜,他欠盼儿的太多,今生无法支付,不能寄情于来生。

  一个美好的承诺,让盼儿安心离去。死的人了结痛苦,生的人背负罪债,墨恭亲王怀身旁一个人都不能了。

  八王府内,八王爷和流觞,为小檀争风吃醋,表面中间为难,实则甜蜜异常。

  而皇太子府内,一片死寂,一个人空对着偌大的院子,想着檀儿何时能归来。曲檀儿就是墨恭亲王怀的朱砂痣、蚊子血,爱上了就是一辈子。

  为夺檀儿,他只能黑化,可他不想九五之尊的皇位,不想天下士民的崇敬,不想要自己亲兄弟的性命,从始至终,他想的只有一个曲檀儿罢了。

  爱人而不得,因妒成魔王。寂寞如斯,痴爱人一世。原来自始至终,他才是那个最孤独的人,最后唯独他一人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。

  一生唯愿檀儿能够归来,再唤一声“奕怀哥哥”。

标签:

头条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