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纪念姐姐,她用病死女儿的骨灰画师!

  秦雪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自己的老学长了,在这次同学聚都会上,她发现以前的老学长改变了很多。之前她可是班上的美女,以前却变为这个模样。

  她的脸色差了很多,整个人看起来一点信念都没,她的脸色苍白,没一丝血色。她的双眼深深的陷入眼眶里,双眼里面满布了血丝,或许很长时间没有休息了。

  秦雪看她这个模样,真的非常的惊讶。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,才能把一个大美女折磨成这个模样。她看上去很让人心疼,也让人害怕。

  秦雪小声的问,“我们已经不长时间没见面了,你最近过得怎么样?你还好吗?”

  学长露出一个笑容,但是这个笑容比哭还难看,他的笑容很勉强,让人看见更加不舒服。她笑着说,“我最近过得很好,有空去我家里看看,喜爱你来我家中做客。”

  秦雪松了一口气,可能她就是太累了,没休息好的因素,才变成这样的。她关心的问,“最近在哪里工作呢,之前你可是我们所学校的校花,好多男生追你呢,当时你特别杰出,我们都特别的羡慕你。”

  学长干巴巴的笑着,“我成了一名画家,在家里画画。”

  秦雪羡慕得问道,“还是你好,都结婚这么多年了,还有着自己的事业,你嫁了这么好的女孩,当初我们并不的羡慕你呢。以前你都有小孩了吧!”

  同学有些激动,“我们有一个女儿,一个并不可爱人的儿子,我很爱人她的。”

  秦雪真的有些怪异,怎么说到她的儿子,她就显得这么兴奋。显然,她真的很紧绷自己的女儿。

  秦雪有些尴尬,她笑着说,“你的儿子一定并不的漂亮,长得跟你一样,也跟你一样聪明吧,她一定并不的杰出。”

  同学额头得眼神变得温柔起来,她温柔的说,“我的儿子很漂亮,她很杰出,很有天分。我特别的爱她,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生命。”

  秦雪额头抽动了几下,她尴尬的问道,“那当然,她一定是遗传了你的优良基因组,不想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大美女。”她并不知道,外祖母都是疼爱人自己儿子的,但是像这样赤裸裸的夸奖儿子,还是不太多见。再问道这样夸奖自己的女儿,还知道有一点奇怪。

  同学都会结束此后,她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,很久不联系的学长,总是特别的想念。见面的时候,也都会显得非常的怀念。她们之前在一起的时候,那时候青春年少,那时候都幸福年华。

  有一天,秦雪上班以后,她打电话了一个电话。是学长打来的,邀请她去家中玩。秦雪想不到理由拒绝接受,于是就应允了。

  其实她心里特别的好奇,上次她夸奖了自己的女儿,秦雪打算看看,她女儿究竟是什么样的天仙美女。

  同学发了一条短信,下面是一个地址的共享。这是同学的家庭住址,是一个高档的住宅小区,显然她的生活知道过得很不俗。

  长得漂亮的女人,就能够拿到更多的快乐,因为她们很难吸引人的眼光,这在市场竞争当中原本就具备优势。她们可以拥有更多的机会,拥有更多的自然资源。她一直过着这么幸福的生活,真的让人非常的羡慕。

  她这辈子也许显然就没什么烦心的什么事,有一个既帅气又有钱的老公,有一份自己的事业,还有一个杰出漂亮的女儿,一个快乐女人拥有的一切,她全部都拥有了。

  每个人的宿命都不一样,总有的人让人特别的羡慕。学长就是一个范例,她的生活,足已让很多女人羡慕。秦雪当时也很羡慕她,总想想到,她到底快乐成了什么模样。

  按照上面的地址,她迅速就前往了学长的家。这里的保安设施很完善,她进去之前,还费了一番功夫。有钱就是好,可以住这样高档的小区。

  学长的家很大,装潢的也非常漂亮。秦雪不禁真是道,“你可真幸福,居住于这么大这么漂亮的屋子里面,你老婆对你真好,这么优秀的老公,和这么完美的女儿,你真是太有福气了!”

  同学笑了,但是她的笑容有些苦涩。秦雪不明白,她拥有这么快乐的生活,为什么还一脸的担心呢?

  同学把她带往房间里头,浴室里面有一幅画,画中是一个漂亮的少女。秦雪问道,“这是你的女儿吧,她今天不在家吗?你儿子可真漂亮!”

  学长出神的看着墙上的画,她伸手抚摸少女的脸,然后问道,“我的女儿在家,这就是我的女儿,我的女儿漂亮吗?我的女儿杰出吗?”

  秦雪看见学长的模样有些不正常,她小声的问道,“你的女儿在家,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呢,我怎么没看见她呢?她或许非常的优秀,感觉是继承了你和你老婆两个人的缺点,感叹羡慕她,你们两人的基因组太强大了,她真是就像一个长公主一样。”

  学长有些痴迷的问道,“是啊,我的儿子就像公主一样,她拥有好的基因,聪明的大脑,美丽的容貌,她在这个浴室里,你不是看见她了吗?”

  秦雪倒吸了一口冷气,他感受气氛怪怪的,她看了看周围,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,显然就没第三个人的存在,她感觉一股诡异的气息直冲脑门,她小声的回答,“你确认你的女儿在这个浴室里面?房间里头只有我们两个人呀!”

  同学愤慨了,她大叫的问道,“你胡说,浴室里面怎么只有两个人?明明有三个人,你没看见吗?这是我的女儿,她也在浴室里面。”

  学长指着墙上的画,她再一次的谈到,“她就是我的女儿,我的女儿在这里,她永远会离开我!”

  秦雪真的一阵头皮发麻,学长是疯掉了吧,把一幅画当做女儿,可是当她转过头的时候,看见那幅画上的男孩对她露出了一个怪异的微笑。

  秦雪惊恐的尖叫一声,“什么鬼东西!”学长一巴掌打过去,她恶狠狠的说,“她是我的儿子,我不容许你这样说她。我的儿子要离开我的身边,她无需养料,你就是她最好的养分。”

  说完,同学就把她按在画上,她感觉这幅画的温度极低,她已经燃烧起来了,她感受自己变为了雾气,变为了细小的物质,被这幅画上的男孩吸收了。

  学长的这幅画,是她精心制作的,她把儿子的火化加在颜料里头,完成了这幅画,这样就能够永远把儿子留在身边,只是,这也无需付出代价。

标签:

头条文章